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道路灯厂家 >
2020 你需要知道的 Hip-hop 流行趋势
发布日期:2021-06-08 15:13   来源:未知   阅读:

  成为《时代周刊》笔下「最差的一年」,Hip-hop 世界里的 2020 却尤为「精彩」。

  为什么2020年有大量 Hip-hop 音乐人以 Deluxe Album 形式增发作品?疫情封锁下的 Livestream 究竟能不能取代现场演出?是谁让 Drill 音乐重回纽约?除了 #BLM , 2020年的 Hip-hop 领域还发生了哪些反抗运动?「世界音乐」如何迎来在 Hip-hop 场景中的大爆发?此外,女性 Rapper 势力的壮大、复古元素的广泛运用、「超级组合」与合作专辑的密集发布在本期的推送中,HYPEBEAST 将协助大家梳理 Hip-hop 音乐在 2020 年内的 10 个发展趋势,回顾 Hip-hop 领域内发生的大事件在每个板块之后,还为大家呈现了围绕这一关键词,HYPEBEAST 精选出的年度优质 Hip-hop 作品合集。

  为专辑追加发布 Deluxe 版本的做法成为 2020 年 Hip-hop 领域兴起的新风潮之一。

  在黑胶仍是主流载体的时期,音乐人的作品就有着「A-Side」和「B-Side」之分,发行公司为了不浪费昂贵的材料,才会随碟附赠上几支商业潜力不被看好的作品;比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 B-Side,2020 年发布的大量 Hip-hop 专辑的 Deluxe 版本则在战略层面上有着重要意义,

  随着流媒体平台逐渐接管音乐市场,算法的重要性也逐渐凸显,如何在 YouTube 等平台的首页获得更多推荐位,从视野上抢占先机,就有概率获得更多关注:Deluxe Album 数量激增的现象背后,代表着说唱歌手和音乐公司们正在逐渐转变遗传自传统唱片工业体系的思维。

  精心打造出的歌曲无法在发布之初就登上 Banner 位?那就让它多发布几次!遵循「音频、Lyrics Video、Visualizer、MV、Album、Deluxe Album」的次序释出作品,俨然成为近两年内 Hip-hop 领域的行业新规。不论是财力雄厚的唱片公司还是势单力薄的卧室音乐人,制作简易、成本低廉的 Lyrics Video 和 Visualizer MV 都是用于「拉长战线」的绝佳选择;再加上可以重复发布、销量同样计入各大销售排行榜的 Deluxe Album,每首新歌都有了多次曝光的机会。

  如果你的随机播放列表里充斥了重复的推荐曲目,也丝毫不需要觉得奇怪:仅在 2020 年内,Lil Wayne 上线 首作品、NBA YoungBoy 发布了近 120 首作品,Lil Uzi Vert 则发布了 100 首新作这一数量还不算上 Featuring 曲目。时下 Hip-hop 领域日益严重的「快餐化」得益于这种「新玩法」,一首作品的宣传期可以达到惊人的半年,很容易让你的 YouTube 首页如同电影中的赛博朋克一般布满铺天盖地的歌词 MV 和 统一作品的 Deluxe Album 版本。

  可以遇见的是,这一趋势在 2021 年仍将延续,但聪明的说唱歌手们还会有更多新「玩法」吗?如何巧妙运用当下流媒体平台的规则来推广自身作品,将仍然是音乐大数据板块值得期待的议题。

  如同疫情中灰暗的世界,Hip-hop 音乐在 2020 年陷入了同样阴郁的色彩;正是在这一压抑的氛围中,Drill 音乐却一举应运进入主流听众的视野,成为年内最受关注的新兴音乐形式之一。

  UK Drill、Chicago Drill、Brooklyn Drill、Australian Drill作为起源自 2010 年前后的音乐风格,Drill 在近 10 年的发展中开枝散叶,呈现出多极化发展的态势。经由芝加哥和东两代音乐人的改造,Drill 在保留了其流畅的音乐线条之余,饱满的低频和电子元素的参与也为主流听众和音乐人提供了接口,在这一基础上,纽约布鲁克林地区的 Drill 音乐人开始在 2020 年主导这一音乐形式的发展。

  Drill 的崛起不仅是 Drill 音乐人长久努力的结果,不少原先对这一形式并不了解的 Hip-hop 音乐人也主动拥抱 Drill 音乐,也是这一风格在 2020 年进入主流视野的重要原因。Drake、Future、Stormzy、Quavo、Lil Baby、Travis Scott 以及 DaBaby 等重量级 Rapper 纷纷向 Drill 音乐人伸出橄榄枝,甚至亲自上阵尝试 Drill 风格作品的创作,促成了这一现象级音乐元素的强势亮相。

  随着 3 月份 The Weeknd 一张时隔 4 年的专辑《After Hours》发布开始,2020 年的 Hip-hop 世界展开了一场跨度达到近四十载的复古音色挖掘竞赛:从 1980 年代到 2010 年前后的流行音乐,Hip-hop 音乐人们通过挖掘复古音色、采样经典作品以及融合不同年代盛行的音乐风格,掀起了一股「复古浪潮」。

  2020 固然糟糕,陷入过往的美好回忆中去也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出路,但在不停挖掘先前音乐人使用的元素之余,如何避免陷入审美的闭环?这一问题仍然亟需当下的 Hip-hop 音乐人来寻找解决方案。

  COVID-19 疫情的蔓延让世界接近停摆,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便是音乐演出行业。

  演出现场往往人员密集,因此在各国都成为首批被要求取消的大型活动之一。据《Pollstar》报道,2020 年内全球音乐演出现场行业将面临着超过 300 亿美元的损失,在 COVID-19 的传染性面前,作为重要支柱的音乐演出行业不得不另求他路,试图开拓线上演出的市场。

  今年 4 月,Travis Scott 联合知名游戏《堡垒之夜》举办了一次线上演出,堪称打破游戏与音乐现场演出的边界。在这次名为「Travis Scotts Astro Nomical」的随机事件中,玩家能够以 3D 的视角参与整场表演,尽管是以录播+特效的方式呈现,但是于游戏中亲身体验的观感则能堪比大型音乐节。这次演出共吸引了超过全球一千两百万玩家观看,成为上半年内最具影响力的演出现场,并开启了 2020 年 Livestream 市场的争夺。

  另一方面,不少音乐人也开始寻求为自己专门打造的线上演出团队。在今年发布了重磅专辑《Limbo》的 Amin 于 8 月上线了「Live From Limbo」特别企划。通过精心设计的演出空间,Amin 在一支标准乐队的配置下带来了不同风格的新专辑单曲作品改编版本,超过 35 万人次观看了本场线上演出;此外,The Weeknd、FKJ、Gorillaz、Bad Bunny 以及厂牌 88rising 也均举办了各自的线rising 在线 场在线演出

  2021 年疫情的走势如何目前尚未明确,但线上演出作为当下演出市场的「第一选择」,如何优化观看体验以及增强观众的参与感,仍然是这一新兴行业面临的挑战。#5

  2020 年倍受热议的 #BlackLivesMatter 运动仍在延续,音乐人们也通过各自的创作,以声援George Floyd、Breonna Taylor、Ahmaud Arbery 和其他许多因警察暴行而被杀害的受害人,并勇于表达对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抗议。

  对于流媒体平台「垄断市场」的抗议,则是 2020 年 Hip-hop 音乐领域的另一股反抗势力。于今年早些时间,Spotify 公布了公司最新的季度财务业绩,宣布品牌共有 1.38 亿用户,股价也创下历史新高,总值来到 $500 亿美元。以 Spotify 为首的流媒体平台所依赖的经济模式很快受到了来自词曲作者的抗议,他们认为,主流唱片公司的音乐人享有着更优的算法推荐,在各播放列表中也有着优先的地位,独立音乐人的生存受到排挤;针对这一论点,Spotify 的 CEO Daniel Ek 则强硬地表示,希望音乐人「少抱怨多做事」。

  似乎很难再找到一张完全由音乐人本人独立完成的专辑,「Featuring」如同 808 和 Autotune 一样,成为 Hip-hop 音乐中不可剥离的重要元素;2020 年,这一现象再次上升:一系列「超级组合」的出现和固化,改变了 Hip-hop 的游戏规则。

  今年 7 月,一支由 Kamasi Washington、Terrace Martin、9th Wonder 以及 Robert Glasper 组成的「超级组合」正式亮相,取名为 Dinner Party 并发布了同名专辑《Dinner Party》。当这个有着全明星级制作人、世界级爵士音乐人和深耕 Hip-hop 领域多年的音乐人组成的「全明星」阵容加入 Hip-hop 领域的混战,会是一次降维式的打击还是会因为水土不服而被淹没在井喷的新人中?《Dinner Party》的发布,宣告着「Featuring」将不再是 Hip-hop 领域内最具影响力的跨界与合作方式。

  2020 年的 Hip-hop 不止有一种语言,世界音乐正在以它特有的姿态进入这一场景。

  除了将 Afrobeat 音乐方面的特色加入专辑,Burna Boy 在作品中谈论起教育体系、系统性种族主义、腐败以及警察暴行等社会不公,更是继承了 Afrobeat 的精髓,这是一张关于生活、奋斗与自由的专辑;此外,Davido 围绕 Afrobeat 打造的专辑《A Better Time》、Olamid 将非洲鼓点进行电气化改造的专辑《Carpe Diem》和 Mr Eazi 联合旗下 emPawa Africa 项目发布的 EP《One Day You Will Understand》都是带有浓厚非洲音乐特征的佳作,在他们的引导下,甚至有一些原本远离这一场景的音乐人也开始进行尝试,比如英国 Hip-hop 音乐人 Col3trane 和美国音乐人 Kiana Led 合作的《Clutch》,等等。

  「World Music」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作为一个备受争议的音乐分类方法而存在,其代表着以西方世界为主导的音乐市场长期存在的偏见;如今的 Hip-hop 领域仍然以英语为主流,但上述这些「小语种」音乐人凭借着他们自己的努力,将其所属的民族文化带入 Hip-hop 场景,并最终促成了「World Music」在 2020 年内与 Hip-hop 的结合。

  随着 Billboard 改制,Merch 的收入于 2019 年底正式纳入音乐作品排行评选标准,2020 年的 Merch 市场就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激烈竞争。随着实体唱片销量的下降与流媒体平台的持续发展,音乐人们开始将音乐产品的重心逐渐转移到 Merch 上,其中持续领跑的,依然是早就开拓、占领了这一蓝海的 Travis Scott。

  随着 Merch 成为重要的收入来源,不少音乐人都绞尽脑汁开发各种别出心裁的产品:Kanye West 为自己的总统竞选推出了配套周边服饰系列;Rico Nasty 为新专辑发布推出了周边漫画书,采取了同一做法的还有 Gorillaz;J. Balvin 与 McDonalds 的合作系列中有着下厨时的围裙等等。

  2020 年的音乐人 Merch,不再局限于实体唱片和服饰系列,而有了更多趣味的选择;销售上则大部分采取了限时、限量 Drop Out 的方式,接近于当下的街头服饰行业。

  就算是在已经被高度娱乐化的 2020,Hip-hop 音乐依然被犯罪的阴云笼罩着。

  死亡的阴霾还在扩散,2020 的 Hip-hop 乐坛失去了十数位说唱歌手,Pop Smoke、King Von、Mac P Dawg、FBG Duck他们均死于街头火并、枪杀或者不同方式的谋杀;而 Megan Thee Stallion、Benny The Butcher 以及 Boosie BadAzz 似乎有着更好的运气,他们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枪击并成功存活;而更多活跃在街头年轻音乐人的亡故,我们甚至无法一一统计他们的名字,、暴力以及毒品滋养了 Hip-hop 文化土壤的街头,似乎仍然还是无法摆脱犯罪的泥沼。

  劣迹斑斑却极富天赋的说唱歌手一直都是令人爱恨交织的身份,今年入狱的 Hip-hop 音乐人数量不减以往:6ix9ine 被捕之后的一举一动都能引起大量关注者的讨论,不论是一度被判长达 60 年的有期徒刑、因为供出默默支持其音乐活动的血帮而获得减刑、在 COVID-19 肆虐期间保释出狱还是在狱外恢复以往高调的生活;Drakeo The Ruler 则在狱中通过有线电话进行新专辑《Thank You For Using GTL》的录制;A Boogie Wit Da Hoodie 和 Playboi Carti 因非法持有和参与毒品交易被捕;Lil Loaded 因涉嫌以外杀死他的朋友而入狱;G Herbo 与 Casanova 则分别因为欺诈以及勒索的罪名遭到了 FBI 的调查。

  比起上述这些犯罪分子,Lil Yachty 因超速驾驶而被拘禁则显得无足轻重;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忽视的是,Hip-hop 音乐人在犯罪议题的处理上似乎仍然不够谨慎。2020 年格莱美奖提名中最受热议的,除了 Megan Thee Stallion 和 Cardi B 的《WAP》,Roddy Ricch 于去年末发布的专辑《Please Excuse Me For Been Antisocial》也是在主流音乐板块取得惊人成绩的作品,其中也不乏犯罪文化的痕迹;这一现象固然有着 Hip-hop 成长于罪犯横行的街头的原因,然而快速膨胀和商品化的 Hip-hop 在资本的作用下所进行虚伪的粉饰也是「帮凶」之一。

  女性音乐人在 Hip-hop 领域争取性别平权并证明展示能力的进度上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2020 年我们迎来了太多优质 Hip-hop 音乐人作品的释出,也遗憾地永久告别了他们中的一小部分;2021 的 Hip-hop 音乐走势会如何?有哪些崭露头角的新晋说唱歌手亮相?会有哪些重磅作品释出?我们拭目以待。

扬州汉威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户外照明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安装及服务于一体的新能源生产厂家,其主要产品包括太阳能路灯,LED道路灯,庭院灯,高杆灯,景观灯和玉兰灯等产品,欢迎有意者来电咨询。